歲月留聲曲有情 - 香港電台第五台署理節目總監 葉世雄撰
「留學生」和「A貨唱家」
在一次粵曲比賽裡,認識了一位唱「蝦腔」的參賽者。他年青時已經愛上粵曲和粵劇,二十多年前從廣州移居香港,由於謀生,只好把興趣放下。近年半退休,才有時間引吭高歌。我問他平時多在那處操曲,他說只是間中到音樂社唱局,平日在家中以粵曲卡拉OK或鐳射光碟為伴,管絃絲竹、唱做唸打,盡在一機之中。
我聽了這位參賽者的一席話,一方面驚嘆科技進步為歌迷帶來的方便,除去粵曲卡拉OK的局限外,歌迷花區區數十元已可把老師和樂隊請回家裡;另一方面,亦想起自唱片面世以來,便有「留學生」的出現。唱機原本的中文說法是留聲機,於是前輩們便把跟隨唱片學唱歌曲的歌迷,謔稱之為「留學生」。據我所知,個別紅伶和唱家,最初也是「留學生」,因為唱得出色,或者聲線接近某名伶,被唱片公司賞識,才開始踏入梨園的第一步。隨後拜師學藝,闖出名堂,亦大不乏人。
箇中原因很簡單,某名伶已與公司甲有合約,公司乙就算買了該名伶的首本名劇的唱片版權,也沒法邀請到該名伶灌碟,又或者與該名伶談不攏「介口」(價錢),亦有個別公司想節省開支,不論上述那一種原因,結果是唱片公司找來聲線相近的唱家為名曲和名劇灌碟,所以在五、六十年代,出現了一批以「小」、「新」為號召的唱家,例如小新馬、小非凡,小芳艷芬、小紅線女、新羅品超等等名字,都是當時粵曲迷經常聽到的,用今天的流行語來形容這些歌者,便是「A貨唱家」。五、六十年代以「小」、「新」為號召的「A貨唱家」唱片大家還有一點要小心,就是部份名字不只有一個使用者,我在電台主持戲曲節目時,便經常給歌迷指正,說我張冠李戴。無論如何,香港粵曲界在五十年代真是異常熱鬧,前輩新人,各有千秋,名腔新聲,綻放異彩。除了歌壇興旺外,一九四九年麗的呼聲和一九五九年商業電台成立後,設有大量粵曲、粵劇節目,與香港電台互相競爭,對推廣粵曲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