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留聲曲有情 - 香港電台第五台署理節目總監 葉世雄撰
五十年代香港名家名腔
欣賞粵曲彷如品賞佳餚,口味不同,各有所好,沒有甚麼客觀標準可言;但談影響程度,經歷若干歲月的洗煉,總可見到端倪,例如三十年代的「薛、馬、桂、白」四位名伶,唱腔各具特色,但流傳大半世紀後,若說「薛腔」的影響最深遠,相信會獲有識之士贊同。又如歌壇「平喉四傑」張月兒、徐柳仙、小明星、張惠芳,俱是歌壇全盛時期的代表人物,但論流傳廣泛和影響程度,當以「星腔」為首,有研究粵曲唱腔的專家曾經指出新馬師曾、何非凡及陳笑風都吸收了星腔的長處而形成自己的唱腔,至於仿效星腔的後來者,更是多不勝數。
若論粵曲唱腔百花競開,當數五十年代。單說香港,戲台上,新馬師曾、何非凡、任劍輝、紅線女、芳艷芬、白雪仙等名伶,唱腔都是別樹一幟;曲藝方面,廖志偉與伍木蘭擅唱幻境新歌,蔣艷紅、何麗芳兼唱平、子、大喉,鍾雲山以「骨子腔」享譽東南亞,冼劍麗一把萬縷柔情的歌聲迷盡無數顧曲周郎。上述提及的只是五十年代名家中的一少部份人士,可見當時確是人材濟濟,而且各領風騷。
不過,從今天回顧五十年代本地名家唱腔,論影響的深遠,以新馬師曾的「新馬腔」、何非凡的「凡腔」、紅線女的「女腔」、芳艷芬的「芳腔」為最。
五十年代學唱「新馬腔」而成名的,首數梁無相,根據行內前輩說,梁無相唱「新馬腔」尤勝祥哥。曾經有一次兩人在廣州同期演出,梁氏演出的戲班竟然較受戲迷歡迎。其他如天涯、江平等人,都被譽為出類拔萃的「新馬腔」唱家。名伶新馬師曾自創其「新馬腔」
何非凡的「凡腔」,雖然被行內人謔稱作「狗仔腔」,但卻是歌迷非常喜愛的唱腔,一九四七年,他在廣州市連演三百六十場《情僧偷到瀟湘館》,場場爆滿,據名編劇家蘇翁說,是與戲迷喜愛何非凡自創的「凡腔」有關。
五十年代子喉,論影響之大,不能不數紅線女的「女腔」、芳艷芬的「芳腔」,因為自五十年代起,「女腔」和「芳腔」成為了子喉唱腔的主流。
雖然紅線女在一九五五年已返回廣州,加入廣東粵劇團工作,但本港學唱「女腔」仍大不乏人,如鍾麗蓉、鄭幗寶等都以擅唱「女腔」馳名。女姐回國後,汲取西洋聲學的長處,讓「女腔」持續發展,六十年代中起,成為內地子喉的楷模,主導舞台,長達三十年。
芳艷芬與女姐的情況剛剛相反,她於一九五九年絕跡舞台,專心相夫教子,但「芳腔」的影響卻未曾因此而稍遜,崔妙芝、李芬芳、李寶瑩等都成為出色的「芳腔唱家」。個人認為,李寶瑩因俱天賦「靚聲」,是使「芳腔」更上一層樓的關鍵人物,加上本地粵曲社團流行的曲目,很多都是李寶瑩的首本名曲,難怪唱「芳腔」代代有傳人。八十年代,內地和香港的粵劇、粵曲交流增加,「芳腔」再次在廣東省流傳,部份粵劇和曲藝工作者更深入研習「芳腔」,取長補短。芳豔芳雖於1959年絕跡舞台,但其「芳腔」仍延續至今
任劍輝和白雪仙在五十年代組織「仙鳳鳴劇團」,主演由唐滌生撰寫的數齣名劇,深受戲迷歡迎。後來,他們把名劇灌錄成長壽唱碟,劇中動聽的唱段大街小巷處處可聞。自此,女史唱平喉很多會仿效任姐唱腔,踏入八十年代,更索性以龍劍笙為師。至於擅唱「仙腔」的名家,首推陳鳳仙,當年她和鍾雲山合作灌錄多齣任、白名劇,深受知音人士讚賞。
粵曲唱家中,我認為鍾雲山的「骨子腔」影響較大,這當然和他灌錄大量芳姐和任白名劇唱片有關,但他的首本名曲《一段情》至今仍然在平喉曲目榜中佔據重要位置,也足見他的唱腔魅力未減。五十年代,由於唱片開始普及和電台廣播的緣故,不少粵曲愛好者模仿名腔的唱法,有些更因此而踏足舞榭歌台,例如當時有的「藝壇三寶」之稱的鍾麗蓉、黎文所、李寶瑩,便是分別以擅唱「女腔」、「凡腔」、「芳腔」而冒出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