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參考閱讀
音樂藝術和同性戀 ── 從柴可夫斯基談起    李歐梵

1 2 3 4

俄國作曲家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是同性戀者,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在十九世紀俄國的上流社會,同性戀仍然是一件羞恥的事,柴氏為了見容於社會,甚至決定結婚,在一八七七年娶了一個莫斯科音樂學院崇拜他的女學生,原以為這位思想簡單唯他是崇的女子,可以和他維持夫妻的名分,卻不料婚後發現她竟是一個性欲狂者,兩個人的婚姻勉強支持了九個禮拜就宣告破裂,後來柴氏的兄弟── 也是一個同性戀者── 把他救回聖彼得堡,他終於精神崩潰。

柴可夫斯基是一個十分內向的人,精神復元後仍然免不了受頭痛之苦,於是他酗酒、打牌,並且時常暗自哭泣,對於自己的作品毫無自信,幸虧他在一八七七年結婚同時認識了一個有錢的梅克夫人(Nadezhda Von Meck),兩個人都很害羞,所以約定避不見面,以書信維持十幾年友誼。也由於梅克夫人的資助,柴可夫斯基才可以辭去教職,專心著作,為後世留下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

柴氏的第六交響曲本來他自己命名為《節目交響樂》── 至於這個「節目」指的是什麼,卻是一個謎,後來他的兄弟將之改名為《悲愴》,似乎有點緬懷同性戀的悲愴命運的意思,性學家藹理斯(Havelock Eills)就逕稱這首交響樂的秘密「節目」就是同性戀的悲劇,也有的樂評家認為他的第五交響曲中的「命運主題」所指的也是同性戀。

十多年前有一部非常有名的影片《樂聖柴可夫斯基》(Music Lover),導演是在英國專門以拍音樂家傳記出名的肯•羅素(Ken Russell),就是描寫柴氏的這段「冤孽」,記得我當時頗受震撼,片中有不少十分大膽的場面,最後的瘋人院鏡頭(與柴氏仳離的妻子和無數男子有染後終於發狂,進了瘋人院)尤其驚心動魄。

─ 第1頁
  下一頁
前去相關主題:悼念與眷戀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