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調查
傳媒公信力評分因年齡層而變化

  中文大學傳播研究中心最近完成了一項香港市民對傳媒公信力評分的調查,詳細結果可參看我們在2011年1月5日《明報》論壇版發表的文章。和同系列過往的公信力調查結果比較,今次主要的發現是香港傳媒的整體公信力評分下降,但是跟外地媒體比較就不遑多讓。   

  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年輕人的評分取態頗為不同,本文的目的就是分析不同年齡層香港市民的公信力評分情況,看看是否有一些模式存在。   

  自十多年前,我們不定期以電話隨機抽樣方式,訪問十八歲及以上的香港市民。這次調查的(未加權)樣本有1,311人,調查範圍擴及15歲少年,成功率是65%。表一和二分別是香港市民對本港傳媒和外地傳媒的公信力所給的分數及排名。要注意的是,在處理數據時,表一和二是基於「未加權」的樣本,因此具體數字和《明報》文章中的有些出入。



年輕人組別評分高   
  我們把被訪者分為5個年齡組別,分別是(1)15-17歲;(2)18-24歲;(3)25-39歲;(4)40-54歲;(5)55歲及以上。   

  15-17歲組別對傳媒公信力的評價和其他組別明顯不同。他們對電子傳媒及報紙都給予較高評分。在機構排名方面,值得注意的是,他們把無綫電視放在電子傳媒的第一位,而且對《明報》、《都市日報》和《文滙報》的排名都比其他組別為高,但對《經濟日報》和《信報》的排名就較低。這可能和他們的傳媒使用習慣有關。這組別的人可能較多看電視,在學校訂閱某些報紙,但對財經類的新聞報章沒有興趣。   

  18-24歲組別的公信力評分和整體人口的接近,只是對報紙的評價稍高。他們較為認同《都市日報》,而對《經濟日報》和《東方日報》的評分排名就略低。

成熟組別評分緊  
  無論是電子傳媒還是報紙,25-39歲的評分和整體人口的接近。他們對《南華早報》的排名稍低。40-54歲組別的情況也很相似,但這一組別對有線電視、《經濟日報》和《信報》較為認同,可能與他們較多參與經濟活動有關。   

  55歲及以上組別的情況就很不同。他們對電子傳媒及報紙的公信力評價都最低。在他們眼中,有線電視、《信報》、《東方日報》和《蘋果日報》的排名高於其他組別,而對《南華早報》、《英文虎報》和《香港商報》的排名就較低。這一組別的人可能喜歡看一些大眾化和財經類的報紙,但就較少看英文報紙。   

  從以上資料可見,年齡和公信力評分有明顯的關係,可以分為4個分數級別。15-17歲組別所給的評分最高,18-24歲次之,25-54歲在第3等級,而55歲及以上者所給的分數最低。

傳媒機構和年齡層的關係    
  在電子傳媒方面,商業電台較受15-39歲的人信任,40歲及以上者的排名稍低。相反的是有線電視,它在40歲及以上的人當中較受信任,15-17歲組別者則較低。   

  報紙方面,《星島日報》、《英文虎報》和《大公報》的模式相近。15-24歲組別對它們的排名較高,但25歲及以上者則較低。相反的是《經濟日報》和《蘋果日報》,它們較受25歲及以上的人認同。
  
  《信報》的情況比較特別,它在55歲及以上組別排名第一,在40-54歲組別也排得高,但在15-17歲組別就較低。《東方日報》較受40歲及以上者的認同,39歲及以下者的排名就略低。   

  各新聞機構在不同年齡層有不一樣的可信程度,這可能反映不同傳媒有自己的目標受眾,或是在不同人生階段的受眾對新聞機構各有喜好。對傳媒機構來說,最理想的當然是可以同時得到所有人的信任,但實際上可能要作某程度的取捨。究竟是爭取年輕人還是較成熟的受眾,就不容易有定論,傳媒也不能夠自行控制決定。

外地傳媒評價走勢相若    
  跟評價香港傳媒的情況一樣,不同年齡層的市民對外地傳媒評價也出現相近的模式。無論是電子傳媒還是報紙,15-17和18-24歲組別的評分較高,25-39和40-54歲這兩個組別位處中間,而55歲及以上組別就最低。15-17歲組別對4個內地新聞機構的評分較其他組別為高,特別是中央電視台和《人民日報》。18-24歲組別明顯覺得4個外國傳媒機構可信,對《南方周末》的評價也稍高。   

  25-39歲組別則對4個內地新聞機構的公信力評分較低,而40-54歲組別雖然評BBC為第一,但分數也較其他組別低。55歲及以上組別就最嚴格,他們和18-24歲組別相反,對4個外國新聞機構及《南方周末》的評分都是最低。

小結    
  為何年齡和公信力評分有這種反向的關係?我們認為可以用「批判辨識能力」和「傳媒使用習慣」來解釋。年輕人閱歷尚淺,對傳媒情況不大了解,未有足夠的批判和分辨能力,因此在公信力評分時傾向於較寬鬆。隨著年齡增長,他們人生經驗增加,對新聞媒體有較多使用和認識,辨識力和要求也提高,因此評分便較緊。   

  以前新傳播科技未算普及,年輕人不斷成長,不同年齡層逐漸更替,公信力評分由高到低的模式應較為清晰及固定。但現時科技發達,傳媒的數量和使用模式出現大變,現時 (及將來) 的年輕人所要經歷的,相信和以前的幾代人很不同。他們可能較少接觸傳統的新聞傳媒,因而產生疏離感,對媒體的觀感也可能受其他因素影響,令公信力評分下降,這是值得新聞界關注和研究的。

■蘇鑰機 陳韜文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回到主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