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頌
Cadenza TV Series

二零一零年芝加哥國際電視節:優異獎
The 2010 Hugo Television Awards: Certificate of Merit


紐約電視節:優異獎(獲獎劇名〈食老本〉)
2010 New York Festivals: Finalist Certificate


2010美國國際電影及電視節:攝影金獎(獲獎劇名〈三笑姻緣〉、〈美麗回憶〉)
2010 U.S. International Film And Video Festival (43rd Annual Awards Competition): Gold Camera


2010美國國際電影及電視節:銀幕銀獎(獲獎劇名〈美麗回憶〉)
2010 U.S. International Film And Video Festival (43rd Annual Awards Competition) : Silver Screen


31屆美國特勒電視節:銅獎(獲獎劇名〈有生之年〉)
31st Annual Telly Awards: Bronze Medal


監製:鄭惠芳

〈奏出我未來〉  

退休往往令生活起了莫大轉變。如果退休前沒有計劃日後的生活如何渡過,會令人容易變得百無聊賴及沮喪,但若晚年生活多情趣,則可令未來三、四十年的生活過得有意義及有質素。經真實個案改篇的兩位主人翁 ----- 盧盧和亨利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為人易於滿足的盧盧,原為一銀行的分行副經理,半生人為太太及女兒付出不少,因金融海嘯,被迫提早退休。因一切來得突然,並沒有計劃未來的生活,唯有暫時休息,享受人生。 要求高的盧太眼見盧盧向上爬之路已盡,而各自的人生目標越來越遠,盧太決定要求與盧盧分居。最後盧盧更被迫遷離,寄居於女兒家中,險些成為隱蔽老人,其間在公園巧遇無所事事的退休警長亨利。

亨利性格固執,要求嚴謹。退休後,沒有計劃如何運用時間。起初以照顧孫兒為樂,但當孫兒上學後,留家的時間多了,開始以昔日指揮下屬工作的態度,指指點點太太如何處理大小家務。慣於獨自持家的太太忍受不了,要求他多出外走走,最後亨利只有留連於公園。

盧盧和亨利偶然得知「百老匯管樂坊」招生,決定一試,以突破現時無聊的生活。兩人最終面試成功,加入全男班的管樂坊,寄情於色士風。

由於兩人從不懂音樂,初學色士風時感到很困難,奏起來甚難聽,連小狗也掉頭走。經多番努力,漸有成績,更公開表演,獲得一致好評,令兩人感到生活比以前充實和有意義。

從盧盧和亨利的身上可以看到退休是人生另一階段的開始,能否活得精彩,當然有賴個人的抉擇,但若有家人或社會各方的支持和鼓勵,必事半功倍。

編導:黃兆均

〈大發明家〉
 
發明家大部份都愛天馬行空,尤其是年青一輩的發明家,他們的發明與設計,往往都會偏重外表與包裝,因而忽略了其中的實用性及用家的感受。尤其是有關長者起居生活的發明。

市面上很多產品根本沒有特別為針對長者的需要而設計。很多時候,身體機能衰退的長者,例如因為手指力度減弱或靈活度不足,簡單如拿筷子也會拿不穩,需要家人幫助才能解決起居飲食等問題,久而久之令到長者失去了「自食其力」的動力及興趣。

「力不從心」是很多長者的心聲。 究竟,創意與實用是否一定對立?

熱愛發明的中年男人( Robert ),遇上兩個熱衷創作的年青人(金仔與 Zoe ),三人原本風馬牛不相及,因為一個專為長者設計用品的「發明一叮」創意比賽,因緣際會地結識了。

Robert 雖然要照顧年紀老邁的母親,但他並沒有放棄讓母親自立的能力,反而處處從她角度出發及思考,自己更親自動手製作更多適合母親起居生活的裝置與用品,令母親活得更有尊嚴。 金仔與 Zoe 看見 Robert 照顧老人家尤如照顧孩童一樣,既細心亦有童心,除了發覺自己的發明有所不足,亦令他們了解到長者的實際需要與感受,從而明白要關懷家中長者的責任。

兩個年青人加上一個中年阿伯及一個老婆婆,產生的化學效果非筆墨能形容。 其實發明只是一種渠道,讓我們更能體會長者的需要與感受,從而令不同的年齡層能融合地生活在一起。

編導:鄧敏媚

〈三笑姻緣〉
 
每年的情人節,市面上都充斥各式各樣的情人節禮物商品、情人節自助餐、情人節蛋糕、還有特別多愛情電影上映,更有不少男仕拿著一大束鮮花,放工時間街上更是水洩不通,在油尖旺一帶更連電話網絡也接近癱瘓起來。大部分的消費、商品對象都是年青人,不論上班或上學的,獨欠年老長者的份兒,其實,談情說愛,並不一定是年青一族的專利。

醫術了得的唐醫師受人景仰,人生走了大半場,食得飽、穿得暖、住不憂,還有一份高尚職業,夫復何求?可是,人到中年離婚收場,晚年內心的確有一點寂寞。

一天,一把悅耳的粵曲聲深深吸引了唐醫師,儀容高雅、頗具氣質的秋大姐正在唱曲,秋大姐嫣然一笑,二人姻緣由此定。

粵曲成了二人的紅娘,唐醫師與秋大姐相約觀賞大戲,志同道合、互生情愫。渡輪上,唐醫師終於向秋大姐表白,日落的餘暉,映襯著秋大姐含羞答答的微笑。既已年過半百,自覺時日無多,擺脫心理的枷鎖,感情發展一日千里。但畢竟也是曾經滄海、各有自己的感情經歷,加上來自子女的壓力,各自內心的心結,都成了情感發展的障礙,進退兩難。

最後,為了珍惜這段遲來的春天,唐醫師介紹秋大姐認識自己的前妻,讓秋大姐明白自己的情結所在,秋大姐感到唐醫師既是有情有義,也放心付託終身。亦在此時,唐醫師的前妻竟然在病床上向他們二人展現了一個微笑,似是向她們二人的祝福,此為三笑姻緣的由來。

年紀愈大,對待愛情的心情愈複雜,因為經歷了大半人生,身心已疲倦,有些人還可能帶著不少昔日的傷痕,還有昨日的愛情結晶,成了今天感情的重重障礙;然而另一方面,年紀愈大,又會因俗語稱「果頭近」,而急於找另一半,打鐵趁熱,這種既快且慢、互相拉扯的心情,纏繞著他們的「芳心」。

編導:黎敏儀

〈食老本〉
 
「年輕時,我們會投資大部份時間去賺取金錢;年老時,我們則將辛苦累積的金錢去換回失去的時間。」這是大部份香港人的生活寫照。

鍾記與阿陳,兩個退休阿伯,生活極度有規律,面對晚年積極樂觀。二人年青時勤奮節儉,一早已為退休後的生活做足準備,亦為死後財產分配做好計劃,訂立平安紙,除卻子孫們不必要的麻煩。
可惜全球性金融海嘯無聲淹至,二人安享晚年的好夢頓變成空…

鍾記為人異常節儉,近乎吝嗇,為的只是希望留給兩個女兒一點心意;鍾記從不大貪,不信不勞而獲,故從不投資,可惜最終亦經不起銀行職員的游說,誤將全部積蓄買了高息債券。

阿陳為人疏爽,一向仗義疏財;年輕時已投資有道,時有斬獲,時刻將成功逃離九七金融風暴掛在唇邊,自封股神,令股票行眾人對他信賴有加。可惜這次阿陳亦同樣大跌眼鏡,一心以為時機到,竟將大部份資產變賣,投資到心儀已久的大藍籌,貪其股價穩派息高,到頭來神話破滅,股價插水,阿陳不單輸掉身家,亦輸掉友人對他的尊敬及信任。

二人以為勞碌半生,未雨綢繆,晚年無憂,竟遇上全球性金融海嘯而慘被拖累。老本盡失之餘,回頭已晚,回本乏力,他們深感無奈迷惘,但仍要面對晚景,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情與生活步伐,重新邁步向前? 兩位長者最終發覺,其實清茶淡飯並非難事,社會上原來也有不少供老人享用的福利與資源,只要稍加利用,一個健康、積極的晚年生活並不遙遠。

編導:鄧敏媚

〈美麗回憶〉
 
老人痴呆症是腦部的疾病,患者的腦細胞會急速退化,並非是正常衰老過程。由於腦部功能日漸衰退,病者會出現記憶力減退、智力退化、性格轉變,影響到病人的社交及生活的能力。老人癡呆症大部分發生在老年人身上,病者病發之初,往往只出現善忘的現象,沒有明顯的病徵,有些誤以為是正常的衰老情況,又或者誤會是抑鬱的症狀,病者或家人都未必察覺親人是患了老人痴呆症。

老人痴呆症在醫學上暫時還未找到根治的方法,只能延緩退化的過程,以藥物及適當的訓練去幫助病者減慢衰退,所以老人痴呆症可以說是一個絕症。面對長期的可能反覆的退化現象,無論家人或病者都要面對沉重的壓力。對於家人來說,照顧當然辛苦,但最令人感嘆的還是親人對自己逐漸的忘記。

良叔已經退休了幾年,跟太太良嫂二人生活愜意,可是近幾年間良叔漸漸變得善忘,初時以為是年老而記性差,後來確診是老人痴呆症。面對一場漫長的戰鬥,良叔跟太太二人心裡也很難過,可是大家都各自隱藏著,不想再增加對方的擔憂。

良叔的情況日漸差,有時甚至忘記了太太,只有對一向關係不太好的女兒雅婷仍然念念不忘,每每記掛著曾經離家的女兒,擔心她在情路上的選擇。女兒跟丈夫的關係窮途末路,決定離婚,打算回家暫住。就在回家的一晚,她發現了父親在滂沱大雨中徘徊。回家的一刻,二人說出了各自隱藏心裡的說話。

在回家的日子,女兒重新認識了父親。一晚,女兒工作累極在沙發上睡了,父親送上毛公仔,憶起了兒時父親愛錫自己的回憶。看著母親對父親的包容,女兒開始懂得放下以前的憎恨。 家庭的關係就在回憶與忘記之間慢慢的重新凝聚。

編導:楊慧雅

〈寫生〉
 
由於公司精簡架構,李愛玲管轄的市場部與投資部合併,主管的位置不保,李變相被降職,決定提早退休。所謂退休,其實是權宜多於一切。

再找工作?這個時勢,就算紆尊降貴,也肯定難尋;自立門戶?已屆知天命之年,無疑是冒險;真的退休?想是想過,但從沒有認真計劃,而且女兒才剛出社會,能否自立,還是疑問,而年過八十的母親,也一定要讓她活得安心,而自己能再活多久?二十年?還是三十年呢?剩下來的錢夠嗎?是否再找一個伴?是否該換一間小一點的房子才是上策呢?內裏一串串的問題,千頭萬緒,令她忐忑,但外在卻是終日賦閒;寧靜無聲的生活。從前老是擠不出時間想做的事情:去行行山、看齣電影…,現在也變得全不是那味兒,似乎只是努力把行事曆填得滿滿,也不是辦法。

朋友來電,邀約愛玲參加長者中心的活動,她心存抗拒,心想自己有那麼老嗎?朋友說中心有為耆英搞的活動,一點也不老氣,愛玲最後只接受去當義工,起初她不能融入大伙兒的調子,只是用她以往一貫幹練的手法去完成任務,對於其他義工,有說有笑地工作,娛己娛人的態度,她卻不以為然。在家裏也是一樣,她總是老媽與傭人以外的旁觀者,進入不了她們的生活調子裏,離開了公司之後,她彷彿去了別的星球,一切都變得如此陌生,如此格格不入。

一天,她看到中心的壁佈板上,貼了西畫班學員的作品,令她想起有天去行山,曾經看到過的一處美景,那時她想用相機拍下來,但出來的效果跟眼看的差很遠,結果她把相片刪除了,愛玲參加了畫班。老媽心率有點異常,進了醫院接受觀察,沒有什麼大問題,但卻給了愛玲獨自在家的機會,她坐在老媽常坐的安樂椅上,戴起老媽常聽的耳筒,播起老媽最愛的音樂,令她感到與老媽的一份親密感,一陣會心的微笑。

翌日,她代替媽媽照顧老龜,之後她拿起畫簿去散步,來到印象難忘的美景之前,把眼前的美景一筆一筆的畫出來。

在職場馳騁多年的人,一下子無法想像百無聊賴的生活怎樣過,人生有不同的階段,每個階段都需要勇氣去體驗去投入,才能體味出每個階段所需要的生活智慧,去迎接每個階段的挑戰。

編導:麥志恆

〈為食貓〉
 
自從花名「為食貓」的忠伯兩年前中風去世後,黃婆婆的人生便像突然失去了目標,終日呆坐家裡,謝絕親友的探訪。

忠伯和黃婆婆是印尼華僑,兩人在大陸海南農場合作社工作時認識的,兩人結婚時還不夠二十歲。七九年,兩人移居香港,天生愛吃的忠伯來港後本來打算做廚師,機緣巧合下,卻做了「專業食家」,在雜誌撰寫食評。因工作的關係,忠伯結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為食」朋友,還經常邀請他們到他家欣賞妻子的廚技,大家一致認為,黃婆婆的廚技比很多五星級大廚還要好。

飲食沒有節制,忠伯晚年身形越來越肥胖,最終因膽固醇過高,中風去世。由於無兒無女,黃婆婆在忠伯死後便沒有了寄託,意志越來越消沉…直至有一天,家裡突然跑來一隻偷食的自來貓,從此黃婆婆的生命又再充滿了活力。

自來貓身形肥胖,而且十分愛吃,活像忠伯投胎再世。黃婆婆對著貓兒,就像對著忠伯一樣,和它談天說地之餘,更烹調忠伯生前最愛的菜式給它品嚐。

一天,「為食貓」突然沒有了胃口,黃婆婆大為緊張,帶牠到丈夫生前好友當獸醫的 Dr. Tiger 處求診。 Dr. Tiger 教訓黃婆婆,說動物和人一樣,要注意健康飲食。在醫生的介紹下,黃婆婆認識到一班在社區中心做義工的長者。中心正推廣有機耕作及健康飲食文化,黃婆婆在中心裡和一眾長者交流烹飪心得,並提議做「有機月餅」,漸漸地,她發現人老了,對社會還是可以有貢獻的…

導演:馮家良

〈落葉歸根〉
 
「人生是一棵大樹,一生拼命往上,但大樹也終有倒下的一天,樹葉飄落地面,在泥土裏化成養份,供應另一棵樹,滋養著下一代 ?? 壯成長,人生本來就是這樣,循環不息,所以人總是要落葉歸根。」阿怡從小聽著公公說這個故事,可是她總會問公公 : 「為什麼樹不會走呀!」公公笑了一下,望著大樹說 : 「佢喺度等!」

68 歲的何百有,人人稱他何 Sir ,因為他從前在政府機電工程處做電器維修技師,是 42 年前第一批搬入牛頭 ?? 下邨的居民。 18 歲的孫女阿怡與何 sir 相依為命居於牛頭角下邨,何 sir 退休後一直義務幫邨內居民維修電器,拿著工具箱東奔西走,可是通常好心做壞事,有一次更把整層樓的供電截斷!所以全邨人都認識這位電器佬何 sir ,而孫女阿怡出於關心公公才願一起居住在破舊屋邨裏,阿怡口裏天天說著不喜歡現在的居住環境,說屋邨怎破舊怎破爛,聽得何 sir 心煩不已,唯有天天在家裡播著同一首懷舊音樂,也聽得阿怡心煩不已。直至一天房屋署決定清拆搬遷牛頭 ?? 下邨,阿怡高興得抱著公公大叫,可是公公卻不怎開心。

「長者不願搬離原居住舊區,從來都是一個問題。」 阿怡以為公公怕搬去新環境不習慣,於是與男友阿傑不斷搜集房署新居所的好處要說服公公,原來傑的一家都是住在阿怡的同一大廈的樓下,只是因電梯層數不同而總從未見面(牛頭角下邨的電梯是只停 8 及 13 兩層),二人於是合力游說公公。

「原來新建的屋邨加設很多長者設施,非常實用。」 二人說出不少新屋邨的長者設施,例如 : 走廊扶手,所有廁所都裝上拉門 , 加設有防滑地磚…等,都是專為長者而設計的設施。可是,二人無論怎說,何 Sir 仍然不想搬走,遲遲不肯去揀樓,天天仍聽著那首懷舊音樂,死守舊居。阿怡擔心不已,後來終於知道,原來故事裏的大樹就是公公,公公原來一直死守牛頭角下邨就是為了要等一個人…
終於到了搬遷的一天,面對又大又新的居所,阿怡自然高興若狂。何 Sir 遙望待拆的舊邨,百感交雜,此時卻傳來陣陣懷舊的音樂聲,一個似曾熟悉的背影在大樹下…

導演:陳偉棠

〈有生之年〉
 
本集主題描述有關退休人士對社會的貢獻、助人自助,家庭及社會對長者的支持及關懷的重要性。社工憑著經驗,為長者解決生活所需,實踐社會共融、老有所依的目標。

深水埗「老友記熱線」中心內不乏街坊義工,有風趣幽默、出口成文的章伯、擅唱歌、為長者消暑解悶的玉姐等。他們都樂天知命,每天在接聽及解答各式各樣的長者來電,如醫生般對症下葯,為他們解決問題。

靖是中心社工,為人開朗、見義勇為、有理想,為社區長者事務奔波,他們每天開解孤獨寂寞的公公婆婆,中心有兩個不太願意接受幫助的獨居老人個案,才叔與李婆,兩個老人的生死,竟然都跟靖宿命地扣上。

才叔的兒子月前因工業意外去世,他白頭人送黑頭人的悲傷尚未平伏,媳婦及孫兒又無情搬走;靖安慰一直不願與人接觸的才叔,又應承帶他往天上水圍探望孫兒,才叔態度才開始軟化。

另一獨居老人李婆,靠拾紙皮為生,卻因瘦弱的身軀,經常被其他拾荒老人從後「起尾注」!十多年前,李婆的女兒婚姻失敗後,不顧而去,留下孫女給李婆照顧。李婆酗酒好賭,後來更欠下一筆巨款,從此人間蒸發,孫女亦過著獨立生活。

在一次與義工玉姐訴說心事時,靖想起了自己與婆婆關係決裂的過去……原來李婆就是靖的婆婆,如今靖再次遇上婆婆,她想向婆婆道歉,但卻不知如何開口。玉姐勸告靖應該解開心結,拋下積怨,早日重回婆婆身邊,否則他日她一定會後悔。

生命難料,才叔在睡夢中,猝然離世。靖遵從才叔生前意願替其辨理身後事,在追思會上,靖表白心聲。在一段與長者們短暫而又充滿智慧的相處中,獲益良多。才叔的去世,令她明白到,親人是一生一世,相處要互諒互讓,要珍惜眼前人,尤其對長者的愛,不能遲疑。

海葬儀式上,靖望著大海,對才叔思念之餘,再回望身邊的外婆,她的眼神除了冰釋前嫌外,還帶著一種不離不棄的關愛!

導演:翁子忠

〈生死有命〉
 
「以現時的病情估計,你只有十個月命」,醫生對阿愛定下了這個限期,阿愛與丈夫阿基腦裡一片空白,一下子不知如何面對阿愛餘下來的日子。

一方面繼續與阿愛看中醫,盡力而為,另外就是要計劃阿愛的身後事。雖然內心不好受,但既然阿愛能夠自己選擇自己喜歡的葬禮,也算是一種福份。二人一起去看棺木、壽衣、揀選不同的葬禮儀式 .... 等。

雖然醫生定下了限期,但阿愛反而變得大吃大喝,皆因阿愛本來就是愛吃的。多年來因為肺癌及糖尿病而戒口,如今吃又死、不吃也死,阿愛便來一個痛快。但每次大吃大喝之後,阿愛都辛苦非常,阿基看著實在不忍心。

自從阿愛生病,阿基便擔當了所有家務,其中最困難的就是煮食,皆因阿愛喜歡吃甜,但偏偏又患上糖尿病,如何是好?為要弄一些阿愛喜歡吃、又對病情有幫助的食物,阿基尋遍坊間食譜,終於找到方法弄一些阿愛既喜歡吃、又不會有害身體的食物。阿基對阿愛的愛就以美食默默傳遞,阿愛吃得開懷,但看著丈夫為自己奔波,既高興又痛心。

一天,阿基發現自己的味覺漸漸失去,這事對阿基打擊甚大,因為阿基不能煮出令阿愛喜歡的食物。阿基要求朋友阿峰把真相隱瞞,阿峰看著阿基離開的背影,百感交集。阿峰遇上阿愛,不知應否把真相向阿愛相告。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連一直以來為阿愛診症的中醫師都過身了,然而死神仍然沒有到來阿愛的家門,阿愛覺得每一天醒來都是賺到的。二人舊地重遊,看著昔日拍拖的地方已人面全非,原來轉眼間就是幾十年光景,二人坐下來休息,阿愛收到了女婿的好消息,外孫剛剛誕生,阿愛正希望把好消息告訴阿基,但阿基就此離開了阿愛,究竟是死神找錯了人?還是這些日子以來,阿基為要照顧阿愛,把身子捱壞了而令阿基早走一步 ?

最後阿愛把阿基的骨灰撒到草地上,因為這是阿基生前表示自己喜歡的葬身之地,阿愛看著新生的外孫,再看著飄散的骨灰,感慨萬千。

一生一死,莫非生死有命? 人生走到某一階段,自然要為未來—面對死亡作打算。早日安排,讓自己可以有具質素的臨終照顧服務,對自己對家人都是更妥當。

導演:黎敏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