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歷史系列
The History of Hong Kong

紐約電視節:銀獎
2010 New York Festivals: Silver World Medal


監製:李耀明

〈製作歷程〉  

為了讓觀眾增加觀賞的趣味性,我們特意泡製這個製作特輯,除了呈現幕後隊伍如何發掘題材之外,還會跟進製作過程和介紹這個節目的特色,其中最有趣手法就是利用電腦特技,重組歷史事件和重建一些甚具歷史義意的地標建築,讓觀眾在這個光影世界之中一起見證歷史發生的過程。

編導:葉劍峰

〈辛亥革命在香港〉
 
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的反清革命,一件改變中國命運的歷史大事,大家有無想過,香港在這件事上,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又有無想過,在今日發展迅速的香港,仍然有不少反清革命遺下的痕跡?

昔日的維多利亞城,即今日由堅尼地城至灣仔一帶,是香港最早發展的地方。當中的中上環地區,更是香港的政治及經濟中心,因此,不少來到香港發展的華人及外國人均聚居在中上環一帶,但因著外國人對華人的歧視,華人及外國人是在不同的地區聚居。外國人普遍聚居於鴨巴甸街以東的地方,而華人則聚居於鴨巴甸街以西的太平山區一帶。

傳教士及政府在中上環開辦的學校,培育了一批了解西方思想、擁有國際視野的知識份子。對於滿清政府面對列強入侵、以及處理中國內部天災人禍軟弱無能,感到痛心疾首,認為滿清政府必須改革,甚至應該推翻滿清政府,才能令中國走出困境。楊衢雲、謝纘泰、孫中山、陳少白等革命份子,均曾就讀這些學校,因此,中上環一帶可算是孕育革命份子的革命思想的地方。

於 1888-1892 年間,在香港西醫書院求學的孫中山,與同鄉楊鶴齡、同學陳少白、友人尤列常於楊鶴齡祖業楊耀記討論時事,更常商討反清大計,其後更一起結義起誓,以推翻滿清為志,被楊鶴齡的兄長稱為「四大寇」,這個稱號後廣泛流傅。

在 1895 年九月初九日(農曆),由孫中山及楊衢雲等領導的興中會正式發動首次革命,在廣州發動起義。但因起義之事被洩露,兩廣總督早作部署,因此革命最終失敗,陸皓東就義。孫中山、楊衢雲、陳少白、鄭士良等均能脫險,孫中山在失敗後曾短暫逃回香港,在梅屋莊吉的幫助下,迅即與陳少白及鄭士良逃往日本,在逃亡時認識香港富商李陞的兒子李紀堂,李紀堂此後便傾盡全力及家財,支持革命。楊衢雲亦逃回香港,縱使楊清楚知道清廷派人追殺,楊並不打算再作逃亡,但後因親友苦勸下,先後逃往南洋、南非、印度等地。

經歷多年革命運動,滿清政府終被推翻,中華民國成立。然而由於革命黨人勢力薄弱,中國很快便陷入軍閥混戰局面,孫中山更曾逃難至日本,及後孫中山成功在廣州建立總統府,開始展開北伐謀求統一中國。其間,於 1923 年 2 月,孫中山再一次到訪他的革思想啟蒙地—香港。他到訪的地方亦是位於香港西區的香港西醫書院繼承早者—香港大學。是次演講吸引了大批香港紳商名流、以及香港大學的學生出席,孫中山在演講中表示,香港實是他的革命啟蒙地。

編導:利子良

〈思潮空間〉
 
青年人需要空間發展思想,現今香港可接近文化的場所眾多,政府的文化政策亦備受關注,但追溯從前,在本土文化尚未萌芽以前,殖民地政府並不重視文化建設,一切的文化交流都由民間自發,能接觸文化的公共空間也相對較少。

青年會和孔聖堂在 20 、 30 年代扮演了文化地標的角色,青年會由北美教會創辦,宗旨是青年人德、智、體的發展,除了知識學習外,要年青人鍛鍊體魄,會內的體育設施齊備;同時青年會的禮堂亦成為文化講座的熱點,多少文化人都在這發表意見,魯迅也兩次在這舉辦講座,香港年青人的進步思想慢慢建立。

孔聖堂的成立本為傳揚儒家思想,但由於年青人缺乏文化空間,這裡也就成為各類文化活動的場地,不同類型的講座也可以在這進行,就算連打倒孔家店的魯迅,也可以在孔聖堂舉行悼念活動,一眾新文化運動的學者也可以在孔聖堂辦講座,可見香港的自由文化。

至於達德書院,由一班共產黨的知識份子創立,他們不容於國民政府境內,唯有到香港辦學,進行教育工作,這裡的年青人充滿理想,他們要民主辦學,雖然學校只有二年多壽命,卻是香港教育史上獨特的一章。

一個自由社會需要一班年青人建構發展,以上的空間正正是孕育青年人思想的重要空間。

編導:李雅欣

〈國學南來〉
 
香港緊鄰大陸,社會文化受國內政治影響深遠,縱使在殖民地時代,也無例外。二十世紀初,中國政治動盪,文化思潮起伏多變,也時有因政治因素而南來香港避難的知識份子,更常以本地為其宣揚主義的基地。辦教育,頌文化,傳思想,成為這些知識份子在香港的主要工作,也影響了香港的教育。他們所辦的學府,有的為保存國粹,有的為破舊立新,有的為承傳固有文化。他們的存在,充分反映了香港多元並包的特質。

節目會以中國近代兩次政局改變為主線;辛亥革命,國民政府成立,一班前清翰林學士逃難香港,仕途不得意,時值內地亦開始新文化運動,”舊”的中國文化被摒棄,一班前清”遺老”希望中國學問可以存於香港,於是開始教育事業。

節目會以中國近代兩次政局改變為主線;辛亥革命,國民政府成立,一班前清翰林學士逃難香港,仕途不得意,時值內地亦開始新文化運動,”舊”的中國文化被摒棄,一班前清”遺老”希望中國學問可以存於香港,於是開始教育事業。

以賴際熙為首的一班翰林學士後來更協助創辦香港大學中文系,賴太史為首任中文系系主任,他們對香港高等院校中國文化甚有貢獻,”學海書樓”般咸道會址於六十年代已拆卸,書樓之後與香港大會堂合作,一直提供免費講座,聚書講學至今八十五年。

1949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班不容於中共政權的學者紛紛避難香港,其中國學大師錢穆希望在香港可以承傳中國文化,故創辦新亞書院。深水埗桂林街的新亞書院雖然只有五年歷史,但這裡見證了一班學者做學學問的精神,辦教育的熱誠,新亞書院後來與其他院校合併為中文大學。

由辛亥革命的前清翰林到中共政權成立後的南來學者,他們本抱著”南來避秦”的心態客居香港,但結果他們都利用了這”邊緣”地方,保存中國文化,也影響著香港社會文化教育的發展。

編導:李雅欣

〈華工流徙〉
 
自 1841 年開埠以來,香港成為中國與世界交流的重要港口。不論貨物、文化、以至勞工,香港都扮演著舉足輕重的中轉角色。正因為香港的中轉角色,為不少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帶來了事業的發展的機會。

在十九世紀 40 至 70 年代,香港的發展在起步階段,基礎設施的興建工程均在這段時間進行,需要大量勞工。同時,相對於內地,香港當時的局勢較為穩定,因此,大量中國內地的勞工前往香港尋找機會,在香港從事勞動性的工作。

隨著中國的局勢進一步惡化,民不聊生,迫使更多人希望離開家鄉,到外地謀生。然而,由於香港之基礎建設陸續完成,對勞工的需求減少,未能為這些願意出外謀生的內地人提供就業機會。適逢北美當時正在高速發展,建鐵路、開礦產等,這些工作均需要大量勞工,因此,為謀求生計供養家人,不少內地勞工、特別是男性勞工遠赴北美,從事勞動工作。由於香港的獨特地位,亦因此成為華工出外及返國的重要樞紐。

由於當時北美普遍對華人實施歧視政策,美國更於 1882 年起至 1943 年實施禁止中國人移民法案 (Chinese Exclusion Act) ,雖然透過訴訟,令華人最終可以以美國憲法的漏洞而繼續前往美國工作,但面對北美的歧視政策,加上普遍華人的知識水平不高,實難以融入北美的社會。因此,普遍華人均會聚居一起,形成唐人街等華人市鎮。同時,由於大部份華工都是隻身前往北美,加上受歧視未能融入北美社會,華工普遍均會對家鄉的有強烈歸屬感。因此,華工便在北美組織同鄉會等組織,這些同鄉會通常與香港及國內相類同鄉組織有緊密的關係,透過同鄉會,令華工得以守望相助,得以與家鄉保持聯絡,以及匯款回鄉。此外,透過同鄉會出版的僑刊,幫助華工了解家鄉的最新情況及需要,使他們可以作出回應。華工透過同鄉會與中港的聯繫,以及他們匯款,為香港及中國帶來了一種資料及動力,促進香港及中國發展。

因應普遍華工對北美沒有歸屬感,大部份華工均希望在完成工作後,不論生與死,都有機會返回家鄉,原藉安葬服務亦因此而出現。起初,原藉安葬並沒有一個特定的組織負責,只是靠個別有能力的同鄉會協助完成。但在十九世紀未,香港東華醫院成立後,開始原藉安葬系統化。每當有華工的遺體需要運返家鄉,香港東華醫院透過中港美同鄉會的龐大網路,尋找華工的家人認領遺體及安排運送。由於香港東華醫院的服務是不用收費,同時亦具有效率及高服務質素,因此廣受華工歡迎,使香港東華醫院的名聲遍傳外地。

從上述的事件,可見香港在華工出洋上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香港協助華工不論生死,均能達成返回家鄉的願望。同時香港的同鄉會及香港東華醫院亦幫助華工與在香港或在中國的家人得以保持聯絡。

編導:利子良

〈華商與善行〉
 
香港現存上百年歷史的慈善組織,其中包括 1870 年成立的東華三院, 1878 年成立的香港保良局,以及 1880 年成立的九龍樂善堂。經歷百多年來的發展,這三個由華商組成的慈善組織均設有醫療、教育、社會服務等事業,可算是與香港市民的生活息息相關。

其實,慈善組織的出現與成功擴展,是因著多個因素的。首先是因為當時的政府,不論港英政府或滿清政府,對香港華人的管理並不完善。港英政府在早年對華人探取歧視的政策,並沒有關注華人的生活情況及為華人提供基本的福利。

面對這些問題,地方上一些紳商開始聚集起來,希望透過他們的力量,去解決問題。因此,在 1860 年代末期,開始有紳商向港英政府提議建立為華人提供中式醫療的醫院。經過英國官員的考察,特別是見到廣福義祠處理屍體及病人的情況,於 1872 年港英政府同意成立一間華人中醫醫院,就是東華醫院。其後,眼見柺買人口的情況嚴重,紳商再一次向港英政府建議成立一個機構,專責保護婦孺及對抗柺買,經考慮後於 1878 年港英政府同意成立香港保良局。而在新界九龍城,由於商業交易上時有重量公正的糾紛,為解決問題,紳商籌款購買一公秤,設於龍津碼頭,讓商人進行貿易時得以公正地量度重量,減少不必要的糾紛。紳商要求商人使用公秤時需要付上費用,有關費用扣除開支後,便用於免費醫療上,久而久之,紳商們正式於 1870 年代末至 1881 年間,成立九龍樂善堂,設立醫館,贈醫施藥。

編導:利子良

〈南北行貿易〉
香港歷史最悠久的行業之一南北行,早在一八五一年之前已存在。南北行是香港最早期的華資轉口貿易行業,在開埠初期已相當活躍。

南北行的意思指經營南北兩線貨品,南線以經營東南亞各地土產和食品為主;北線則以經營內地出口貨為主,整個行業總稱南北行。經營南北行業的商號大多集中於上環文咸東西街,也分佈於永樂西街和高陞街,因此文咸街至今仍有南北行街之稱。

由於香港的地理位置獨特,能夠南下暹羅、新加坡東南亞等國家,將當地的大米、樹膠等土產貨品經香港北上至廈門、汕頭、上海等中國沿海城巿,同時又將國內的食油、藥材、茶葉等土產帶到南洋各埠,所以香港便成為這南北線的樞紐,南北行亦因此而應運而生。在全盛時期,估計超過 100 家行商聚集在文咸東西街、永樂街及德輔道西。

南北行由一個行業演變成為一個社區,團體,成立南北行公所,有自己的保護團隊,例如打更,消防車…南北行公所成為當時首個華人的商會,這種“家,團結,信譽”的模式和理念,也成為今日商會,社團模式的典範。

百多年來南北行在香港,曾經是帶動本港經濟的重要行業,今日時移世易,南北行雖然仍然存在,卻是變成沒落行業,然而,南北行的經營模式,當中的理念,卻帶動著香港成為今日重要的貿易港口。

導演:李雅欣

〈反蓄婢運動〉
 
婢女,俗稱妹仔。

長久以來,中國人一向有蓄婢的習慣。有中國人認為,妹仔買賣是幫助窮困家庭供養年幼子女的一種善行;但在英國人眼中,沒年期、沒報酬、完全無自由的妹仔,實在跟奴隸並無分別。在 1841 年英國佔領香港開始,英國政府一直擺出尊重華人傳統的姿態,甚少會主動介入華人事務,但由於中西文化、價值觀等俱存在重大差異,兩種文化之間的衝擊實不能免;所以, 19 世紀中未開始的一場反蓄婢運動,就成為了香港開埠以來,首次引致英國國會高度介入的歷史事件。

早在十九世紀中末,香港人口販賣風氣熾熱的年代,社會上便開始有關於廢除妹仔的討論。但隨着華紳的大力反對,以及保良局的成立,反對聲音一度被平息。

到了二十世紀,因為得到駐港海軍希士活夫婦的大力支持,妹仔問題又再次引起社會關注。雖然希士活夫婦不久便被調回英國,但藉着他們的影響力,反而將反蓄婢的戰場拉闊至英國。英國輿論也開始討論香港的妹仔問題,甚至英國下議院也相應地就問題展開辯論。

1921 年 7 月 30 日下午,香港定例局的華人議員劉鑄伯、何澤生在西環的太平戲院,召開香港歷史上第一次討論蓄婢問題的大會,是為「全港居民大會」。反蓄婢人士更於會後成立「反對蓄婢會」,有組織地反對蓄禁。 從 1923 年的《家庭女役條例》開始,一直至 1938 年,港督羅富國再次修訂相關條例,嚴格禁止買賣及蓄養婢女,並安排所有養女必需經華民政務司進行登記,妹仔問題才得到解決。

回顧整個反蓄婢運動,前後一共擾攘近二十年的長時間,主要跟港英殖民地政府,對香港的 " 文化不干預”管治哲學有莫大關係。在二十世紀,香港仍處於政治封閉的年代,如果沒有英國方面的支持力量,要成功爭取廢除蓄婢制度,可能還得花上十年,或二十年的時間。

導演:彭志敏

〈淪陷前後〉
 
三年零八個月是很多香港人的痛苦回憶。一九四一年,英國人在日本人手上失掉香港這塊剛好管治了一百年的地方,大英帝國地位受到亞洲勢力崛起的衝擊,他們也肯定不是味兒。日本投降後,英國要收回香港、九龍、新界,這又是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呢?當大伙兒還在日治時期經歷苦難的同時,英國已經開始部署收復帝國失地。

是機遇、大勢所趨,抑或是純粹巧合臆測?香港淪陷催生了香港的新管治方向,亦令英國在戰後改變了對華政策,影响了香港隨後五十二年的發展。

導演:羅志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