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走過二十年
Hong Kong Connection: 20 Years On

二零一零年芝加哥國際電視節:優異獎
The 2010 Hugo Television Awards: Certificate of Merit


監製:梁慶華
編導:潘達培、薛友德

〈回家〉  

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至今二十年,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約有五百多人。濶別家國二十年,「回家」是他們的共同盼望。
流亡法國的張健,右大腿上仍藏著當年的彈頭。去年十一月,他決定做手術取出,黑沉而變了形的彈頭,牽引出當年的歷史...
1991年,《鏗鏘集》曾訪問多位六四後流亡美國的學生領袖和民運人士,其中包括趙紫陽的智囊、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諮,曾引起很大哄動的紀錄片《河殤》製作人蘇曉康和遠志明。遠志明當年的一句話:「得了天空、失去大地。」道盡了流亡人士的無奈。
節目重訪三人,他們經歷了逃亡的驚心動魄,由當年活在聚光燈下,回到二十年後的今天,面對現實生活的艱澀,心裡滿載的是去國情懷。

〈解結〉
 
今年三月,全國政協新聞辨發言人趙啟正一再申中央對六四的立場:「黨和政府對於這場政治風波,已有明確結論,只有穩定社會下,才可令國家在改革開放三十年,得以發展。」

在內地,「六四」這段歷史是一個禁忌,但這段歷史也是一個事實,兩者重疊卻產生一種超現實的荒誕。

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的堂弟郝致京在六四當日中槍身亡,屍體在一個月後才在醫院尋回。二十年來,郝建形容六四事件在內地被抹得乾乾淨淨,令他有一種非現實而荒誕的感覺。

退休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記錄六四事件的幾本採訪筆記一直保存至今。他說,歷史是掩蓋不了的,千萬個看過這歷史的人還在,怎麼掩蓋的了,一個民族不面對歷史便沒有未來。

退休中央黨校教授杜光,六四之後,政治形勢逆轉,本來是歷史上非常難得的一次政治改革機遇,可最後失掉了。

中共黨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憶述,當年趙紫陽一直想通過協商,以民主法治方式走出困局。他認為國家應該確立一個什麼樣的制度?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跟公僕之間,存在一種什麼樣的關係?仍然是今天最重要的問題。

〈延伸〉
 
八九民運是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民主運動,也是中國現代史上重大的政治事件。這場歷時兩個月、席捲全國以至海外華人社會的民主運動,最終以政府出動武力鎮壓告終。

六月四日的那一天,是國家的一個轉捩點,也是很多過來人的人生轉折點。離開天安門廣場的參與者,今天如何延續當日的理想?

浦志強,當年是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他還清楚記得那天清晨在廣場上與幾千個學生一起撤離的場景。踏出廣場,人生就這樣改變了。

現在的浦志強是維權律師,一直為被侵權的弱勢社群打官司,當中不少是涉及言論自由的政治案件。從不同個案的介入過程中學會妥協,避免衝突,一點一滴去擴展空間,比起空喊口號來得踏實,更不易倒退。

一直滯留在香港的韓東方,當年是北京市工人自治聯合會常委及發言人,對於六四這一天,他說最重要的是那之後和未來 你要做甚麼。今天,他隔著深圳河,繼續推動內地農民和工人的維權工作。日復日的個案處理讓他有一個覺悟:沒有民生的政治是不存在的,沒有民生的政治理念是 空白的、是蒼白的。

89年,郭玉閃仍是個初中生,到了大學階段,他開始對現狀不滿,思考社會的腐敗問題,他從其他渠道知道六四,了解到當時學生的訴求,「如何改變社會」的想法油然而生。兩年前,他與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創辦民間智庫《傳知行》,希望推動民眾參與探討政府政策 。

當年是教師的梁曉燕,一直勸說示威學生撤退,今天是公民社會的積極推動者。她說,當時公民社會的力量薄弱,也缺乏博弈的經驗。六四事件,民間與政府各走極端,是一個不幸。

走過二十年,她說,在一場又一場的博弈後,公民社會慢慢重新拓展,5.12汶川地震更帶來轉機。她寄望這空間能持續,政府學會與民間社會相處,這才是社會穩定的基石。

〈守望〉
 
走過二十年,經歷六四洗禮的香港人,一直在追憶與遺忘之間徘徊。是六四喚醒香港人愛國情懷,今天,同樣是六四,卻反而向我們提出詰問:愛國是什麼?

八九年四月,六四事件發生前,劉千石回廣州老家跟媽媽相見,媽媽曾輕輕的叮囑他「不要讓她太憂心」。言猶在耳,六 四後,他除了協助逃亡的北京學生及民運人士之外,也曾積極參與支聯會工作,沒有想到要十一年後才能與媽媽重聚。劉千石每年都必定出席燭光會,是少數可用回 鄉卡回內地的民主派人士,六四不單是中國政府與民間一個未解之結,它同樣是中央與香港人一個心結,他認為要解結,雙方都要鬆綁,單靠一方,不能成事。

岑建勳,當年曾經參與「黃雀行動」,拯救內地民運人士。曾被內地政府視為不受歡迎人物。五年前雙方關係解凍,岑建勳獲重發回鄉證,外界都很關注他是否立場改變了。

那年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與上百萬人頂住烈日當空,抗議軍隊屠殺手無寸鐵的示威學生。此後二十年,每逢六四,在 維園總會有燭光亮起,參與人數有多有少,但從不間斷。今年已七十有八的華叔,四月到北美訪問海外民運團體,兩個多星期內要穿州過省,無論是傳媒訪問抑或出 席論壇都說出同一番話,堅持要「平反六四」;「薪火相傳」是他的心願。

幾位生於八十年代末的香港年青人在網上號召,聚集了一班年紀相仿的同道,籌劃一系列活動,目的是以他們這一代的方式去探討這個六四話題。

八九年就讀港大一年級的張銳輝,當年被北京學生的愛國表現深深感動,如今是通識科老師,「六四」這個容易被刻意淡忘的話題,他堅持在課堂上讓學生了解和討論,他相信這是愛國或國民教育的重要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