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走過二十年:第一集
回家
收看

播映日期 :  2009年5月18日 (星期一)
播映時間  : 晚上七時至七時三十分
播放頻道 :無綫電視翡翠台
編導 : 潘達培  薛友德

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至今二十年,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約有五百多人。濶別家國二十年,「回家」是他們的共同盼望。
流亡法國的張健,右大腿上仍藏著當年的彈頭。去年十一月,他決定做手術取出,黑沉而變了形的彈頭,牽引出當年的歷史...
1991年,《鏗鏘集》曾訪問多位六四後流亡美國的學生領袖和民運人士,其中包括趙紫陽的智囊、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諮,曾引起很大哄動的紀錄片《河殤》製作人蘇曉康和遠志明。遠志明當年的一句話:「得了天空、失去大地。」道盡了流亡人士的無奈。

節目重訪三人,他們經歷了逃亡的驚心動魄,由當年活在聚光燈下,回到二十年後的今天,面對現實生活的艱澀,心裡滿載的是去國情懷。

...........................................................................................................

張健
「我常常想如果說,要是真的有一個仇恨的子彈,希望這是一顆最後的子彈,...我今天再次敞開傷口,我宣揚的不是仇恨,我只是說要大家記住這段歷史。」

張健媽媽
「原來說是暴動,後來說是學潮,又是風波,又改了。你想改這個,行嗎?我說它不是暴動行嗎?都由國家來說吧。向國家禱告,向領導禱告,讓神來作決定吧。」

蘇曉康
「沒有那麼想回中國的意思是,我認為人第一要緊的是尊嚴,這是個權利,當然你可以要求,但是共產黨不給你這權利,在這情況不,我寧願有尊嚴的在海外生活,不管有多少困難。」

陳一諮:
「中國的路還有很長,我覺得要有一種鍥而不捨,水滴石穿的精神,才可以為中國民主做一些貢獻。我沒有後悔,當時離開中國也是一個痛苦的抉擇,……。」
「我這次生病,我託人告訴曾慶紅,曾慶紅說沒關係,你回來吧,我幫你解決醫療費,但是到了胡錦濤那裡就沒下文。不過,每年官方都說是個敏感年,去年是奧運,今年又是六四二十周年,所以也可能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也就在美國是吧,求仁得仁。」

遠志明
「中國變得愈來愈遙遠,故鄉變他鄉,有一點是在遙遠的地方在看她,在觀察她,過去那種迫切的那種思鄉之情其實已經愈來愈淡,但是在感情上、在理性上、信仰上我還是關心中國。」

周鋒鎖:
「我還是很珍惜這裡給我的自由,像在中國我沒有辦法紀念六四,……如果中共不承認不願意面對八九年的問題,對我們來講回國恐怕是很困難的事,因為我想他們是很希望我們專心發財……。」

項小吉:
「跟政府談過回去,第一你是不受歡迎的人,第二要回來看看可以,但是你要停止所有反政府活動……」
「我母親94年去世,離開中國五年也沒機會回去給老人家見最後一面,流亡者總是要有人付出代價,因為社會的進步,總要有人做。」
流亡法國的張健,右大腿上仍藏著當年的彈頭。
身處法國的張健透過互聯網,與遠在北京的媽媽聯繫上
周鋒鎖到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創辦人黃雨川位於美國加州的墳前拜祭
流亡海外的學運領袖在三藩市華埠悼念六四死難者
網上影展
1989-07-06 <手牽手> 六四一個月後,支聯會內部就支援民運出現不同立場。 收看
1989-07-13 <悲哀的香港人> 香港人在六四後對九七前途更感迷網。 收看
1989-08-10 <我對民運無悔> 基層市民和商界如何支援民運。 收看
1990-05-31 <人在天涯> 國內民運人士流落香港的故事。 收看
1991-06-06 <剪不斷理還亂> 兩年了,市民對民運的熱情減退。 收看
1991-10-06 <孤鴻幾時歸> 流亡美國民運人士的生活。 收看
1995-06-05 <六月的這一天> 六四六週年,支聯會支援中國民主何去何從? 收看
1997-06-02 <手牽手> 九七後,支聯會的生存空間還有幾多? 收看
1997-06-09 <揮不去> 回歸前最後一次六四晚會。 收看
1999-05-31 <天安門一代> 六四十週年。流亡學生領袖的反思。 收看
2004-06-06 <十五年後> 十五年過去,當年見證六四事件的北京市民不再緘默。 收看